煙霞山林

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237110

    累積人氣

  • 36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杜甫〈曲江〉:人生七十古來稀

「人生七十古來稀」,語出杜甫〈曲江〉二首之二:「朝回日日典春衣,每向江頭盡醉歸。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

寫作此詩的杜甫(七一二-七七○)一生得年五十九,而唐人的平均年齡僅三、四十歲左右,相較之下,杜甫並不算短命。而他也在詩中認為「人生七十古來稀」,七十歲是件難得的事,因此〈曲江〉詩也有勸人宜及時行樂之意。

詩人如此寫道:每天上朝回來就去飲酒,沒錢花費時就典當冬春時節所穿的厚衣,每每總是江畔買酒喝,直到喝醉了才願意回家。雖然到處都欠下酒債,但那是尋常小事;而人能活到七十歲,自古以來一直都很稀少的啊。

但見蝴蝶在花叢深處穿梭往復,蜻蜓也在水面款款而飛,不時輕點水面,煞是好看。真想傳話予春光,讓我與春光一起逗留遊賞,不要這麼快就拋棄我而離去啊!

由此詩的脈絡可知,杜甫對於理想失落的慨嘆多麼深刻。他一直想要達成「致君堯舜上」的理想,一旦有機會做諫官,便天天上奏皇帝提出忠告。

然而朝中充滿種種複雜人事鬥爭,使他不免生發事與願違的寥落之感。苦悶之餘,便獨自一人到曲江邊上喝酒消愁,面對曲江春色乃寫下〈曲江〉二首。就在他寫下這兩首詩之後不久,唐乾元元年(七五八),他便和房琯、嚴武等人被貶而離開長安了。

由此,首二句典衣買醉的畫面,明顯呈露了杜甫苦悶至極的情狀,「致君堯舜上」的理想顯然已不可實現。此時行年已四十七的杜甫有感人生苦短,要能活到七十高壽並不容易,因此生發及時行樂之必要的慨嘆。

而「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以迄結尾兩句,一直便是名句。杜甫在無限春光裡,但見穿花蛺蝶與點水蜻蜓的美好姿態,彷彿也安慰著自己似的。只因春光苦短,乃亟思留住春天終將離去的腳步,可見杜甫對於被「拋擲」的感受多麼強烈。

因此,將「人生七十古來稀」這一名言重新置回原詩中,可以發現杜甫原意為人生苦短,活到七十實非易事,乃有當下行樂之必要。證諸真實人生的發展,杜甫果然亦未活到七十,詩人的「先見之明」,良有以也。

人間福報2010/5/24 作者:羅秀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