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霞山林
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257102

    累積人氣

  • 20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屈原,遠遊中】陳義芝/帶著楚國流亡

帶著楚國流亡

他告別了國都,告別故里

以一雙耿耿不寐的眼睛

一縷煢煢不安的靈魂

放不下百姓震動的哀痛

放不下道途荒忽的憂愁

身體已走到郊野

眼光仍定著在城門樓

小船已駛入波濤

心思仍繫在君王身上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怨靈脩之浩蕩兮,終不察夫民心。)

 


循著滄浪之水下游

清洗帽纓的人竟不洗泥汙的腳

循著滄浪之水上溯

拋棄冠戴的他堅持潔淨自己的臉

帶著楚國流亡,浮雲

已碎成殘破的蛛網

 


他不知昨日的昨日身在湘江或是長江

明日的明日飄向漵浦還是辰陽

不知黑夜的古墓是誰的祖先

閃爍的燐火是誰的魂魄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佇乎吾將反。

進不入以離尤兮,退將復修吾初服。)

 


雷電在空中畫開一條激切的路

戈矛刺穿千萬人的號哭

帶著楚國流亡,而楚國──

江湖已渾濛成霧

南北也已錯置成東西

只有日月不停傳遞著消息

兩千三百年後引我

跨越離騷詩行,前往

他投江的地方,聽編鐘

敲擊鳳凰的哀鳴

 


(朝發軔於蒼梧兮,夕余至乎縣圃;

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

 


飛蛇遊走在山巖我遙看

一條棧道隱約入青林

瀑布搖光在懸崖原來是

一掛藤蔓映照著白光

輕煙上升峰頂,盤繞金色的丹栗

輕煙下降深谷,凝結水晶的春露

招魂的歌聲迴盪又迴盪

嘿—─吼─喔,嘿—─后─喔

彷彿伸展颶風翅翼的神鳥

噴吐洪流的蛟龍

 


(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

 


沿著離騷詩行

渡過峽灘的他回望秭歸

行過平原的他回望江陵

登上崑崙的他扣擊天門

以一雙耿耿不寐的眼睛張望

哪一株蘭草可能遇見左徒

哪一陣飄風可能吹向三閭

太陽自東月亮自西虹霓自南列星自北

他在赤水流沙中奔馳啊奔馳

心頭總垂掛一個沉沉昏昧的楚國

 


(已矣哉!國無人莫我知兮,又何懷乎故都?

既莫足與為美政兮,吾將從彭咸之所居。)

 


誰能看清他的形象聽懂他的聲音

千年的時光像大氣鋪展成原野

千年的憂思像歌聲消融成血液

從前的屈原去了哪裡

後來的屈原身在何處

兩千三百年直到現在

化身千萬的他,仍在流亡的路途

日復一日地呼喚

魂兮歸來!忠貞受難的人

魂兮歸來!發憤抒情的人

 
2016-04-25 11:06 聯合報 ◎陳義芝

http://udn.com/news/story/7048/165087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