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霞山林
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257102

    累積人氣

  • 20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先勇談紅樓夢:小說要帶三分俗氣

 在白先勇心中,紅樓夢是「天下第一書」。他說,寫於十八世紀的紅樓夢,集詩詞歌賦、戲劇、小說於一成,蘊含儒、釋、道三種哲學,現在讀來仍很前衛,是部超越時代、集中華傳統文化之大成的百科全書。

此外,白先勇認為,爭議性的後四十回確是曹雪芹寫的,並非出自高鶚之筆。

白先勇昨於國家圖書館「細說」紅樓夢,同時歡慶八十大壽。白先勇說,紅樓夢是他的文學聖經,從初中開始讀紅樓夢,一直看到現在,每個階段看都有新的啟發。他笑說,年輕時看紅樓夢以為在看三角戀愛,慢慢看就知道含意遠不止於此。

白先勇表示,從曹雪芹的字裡行間,可窺見儒釋道三種哲學互相辯證對話,尤其賈家父子最後的和解,猶如佛道與儒家的對話,有佛教的鏡花水月,也有道教的浮生若夢。

白先勇用小說文學角度,解讀雅俗共賞的紅樓夢。他說,小說的最高境界要寫到「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也能看熱鬧」,小說跟詩不一樣,詩必定雅,小說則是要帶三分俗氣,講的是人世間的事情。

中國小說的長處在人物描寫。白先勇舉例,三國演義打那麼多仗,但大家不會忘記曹操、諸葛亮;西遊記有九九八十一難,但不會忘記一隻猴子和一隻豬;曹雪芹就有這本事,不僅大人物寫得好,小人物也都有道理,「吹口氣,人物就活了」。

紅樓夢中千百個人物,在曹雪芹筆下都活靈活現。白先勇說,就算只出來一、兩場的人物,讀者也不會忘記,因為每個人講話都有他的口氣。他認為,曹雪芹把王熙鳳描寫得最好,「因為出場與眾不同」,人還沒出場,後面就喊一聲「我來晚了」。

共一百廿回的紅樓夢,許多「紅學」學者認為後四十回出自高鶚之筆,白先勇則認為,紅樓夢是曹雪芹寫完,高鶚刪潤。他指出前八十回之複雜精采就是為後面四十回完結的鋪陳,後面章回收線的一氣呵成與巧妙,若非出自同一人之手筆,他直言不太可能,「高鶚在前言都說,後面四十回有取得原稿,就相信高鶚的話吧!」


2016-07-08  聯合報 記者馮靖惠/台北報導

http://udn.com/news/story/7049/18149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