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霞山林
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257102

    累積人氣

  • 20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學相對論】王正方VS.袁瓊瓊(四之三)風流篇

 

王正方:

謝謝(上篇)誇獎我的兒子,其實他好吃懶做,性格剛烈,脾氣臭,路見不平就槓起來。刀子嘴、豆腐心,面對女性一味的心軟,在女兒面前就更甭提了。我也好不到哪裡去,這算是一種大男人沙文主義的表現?

「沙文男子」的特徵是時時追求性伴侶的多樣化,美其名曰「風流」。風流帳在全球影視藝術圈中最是常見,或稱之為「職業病」,還有仗勢欺人的「潛規則」等。

袁瓊瓊:

「面對女性一味的心軟」,這是會疼女人的男人,很好啊。我對「沙文」的看法跟王大哥不大一樣。我覺得男性沙文是指對「男尊女卑」這件事太過「執著」,內化成了信念。事實上,男性沙文主義,不單是男性有。過去的許多媽媽婆婆們也都有。他們雖然身為女性,其實比男人還男性沙文呢。

「沙文男子」的風流,其實往往下流。我覺得「風流」是有境界的。老實說,全世界女性都有男人一定花心的「常識」。一個男人如果不偷腥,一般很少認為是這男人德行好,通常都認為太太御夫有術。

我們雖然同意男人花心是生物本能。但是「知道」,不表示不會被這件事傷害。

花心之傷人,不在「變心」,而在欺騙。欺騙這件事會讓不知真相的對方活在地獄裡,會疑心,胡想,亂猜,試探,會產生許多負面情緒。我覺得有境界的風流是做了就承擔。如果劈腿了,那家裡的暴風雨或龍捲風就得認了。如果說實話,至少對方會覺得你尊重她,沒把她當呆子胡弄。女人很實際的,如果確認了某些事真的無法挽回,她其實會走得比你快。

 

王正方:妳說我年輕時是個「行動派」,過獎了。和當下的網路時代相比,那簡直不算個行動;無非是憋足了勁,百般邀請心儀許久的女孩子跳舞、看場電影,約會若愉快,送女孩回宿舍,試圖親熱一下,還屢屢吃「火鍋」。與「風流」二字相去甚遠。

袁瓊瓊:

哈哈,跟王大哥不一樣。我風流是在五十六歲之後。在那之前,只認識兩個男人:前夫和前男友。我想我對男人這個物種真正理解,其實是在自己開始「風流」之後。可能因為我的年齡,交往對象對我都滿「誠實」的。我想女人在年輕的時候,聽不到男人跟你談這些。當然也可能是時代關係。

王正方:

婚姻不順遂,年紀輕,驕傲自大不懂得溝通,常做冥冥之想,找到一位理想伴侶,卿卿我我,方算不曾虛度此生,是我的逃避和寄託。第一次婚外情來得猛烈,措手不及不成章法。遇上的這位和多日冥想中的對象幾乎吻合,雙方不可抑制的燃燒起來。開始還能發乎情止乎禮,沒有逾越最後關卡。我有那麼堅強的克制力嗎?騙鬼啦!皆因為自幼受傳統教育,家教甚嚴,作這等敗壞倫理的勾當,愧對師長妻小,罪惡感已深入骨髓,每到緊要關頭便欲振乏力,沮喪之極,真是天譴之不可活?看樣子要成為陽萎俱樂部的終身會員了!直到後來逢上良辰美景,身心愉快一切順遂,罪惡感降到最低點,才完成了那警幻仙姑所訓之事。自此如壩堤決口,罪惡感不再,一發不可收拾。

風流帳是債務,每筆風流債都牽扯不休,好像一輩子還不完,早知如此,就該少欠些債了。某世界知名導演酒後對我說了句名言:「哪個男人不想去打野食呢?」話很道地,講出了天下無數臭男人的宿願與無奈。且慢,每筆風流帳都有女主角,並非次次都是脅迫而成,喜愛風流的不可能僅限於男性。

袁瓊瓊:

我要為女性說幾句。女人會做小三,原因複雜,不是男人的「打野食」概念。許多小三,心底深處還是都希望會被扶正的。簡單說,對男人叫風流,對女人,叫愛情。就除非是職業小三。不過也還不是「風流」,只是「因應市場需求」。


王正方。 圖/作者提供
王正方:

我發展了套歪理:觀察群居野生動物,如野牛、鹿、猩猩等,都有一頭最強壯的雄獸(Alpha male)領群,族群之中只有牠能和所有的雌性交配,其他公獸若偷情被逮,會被領導攻擊。此中自有達爾文適者生存的道理在,首席公獸的基因最強,傳宗接代應當全由牠來負責,這個族群的下一代才會壯大,存活率高。進化到了人類,不再比賽身強體壯了,可是個個都自認為是滿優秀或最優秀的品種,應當將遺傳基因廣為傳播之。所以說,男子性好風流是從公獸傳下來的遺孽,不必苛責。也是唷!怪不得性衝動又名獸慾。

袁瓊瓊:

我看到一份研究說:女人挑選對象,這是說會讓她產生「生殖」意願的對象,其實不單看外貌和物質條件,還依靠嗅覺。女人有時候會對某些男性產生「生理性厭惡」,說不出道理。男性好像沒這種情形。報告裡還說:女人對於擇偶有「生物性」本能,如果社會體制由女人作主選擇對象,往往更容易產生優良的下一代。

王正方:

我的理論早被幾位婦女解放運動大將推翻。他們舉出象群做反證,象群是母系社會,一隻資深母象為領導,這位領導者從不獨占族群中的所有公象,象群中的性行為自由自在。問題出在那個萬惡的雄性社會。我被批判是在為雄性社會辯護,一頭大男人沙文主義公豬!其實連公豬都不如呢!讀到科學報導,鄉間趕著上路去交配的豬公,性高潮能維持三天三夜,簡直爽歪了。

袁瓊瓊:

你朋友沒告訴你,其實是公象交配完之後就離開象群,要直到下一次發情期才會回來。所以大象國裡是只有幼象和象媽媽的(也跟人類社會某些家庭滿像的)。根本「男人不在家」,否則也難講這位象女王會不會也三宮六院。

王正方:

曹雪芹有言;恨不能得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時之趣興;屬皮膚濫淫之流。寶二爺高明,天分中得一段癡情,意淫;可心會而不可口傳,可神通而不能語達。愚魯如我,領悟力低,它是否就是慾界天人的情事呢?意淫起來海闊天空,人人愛我,我愛人人,又是何等的境界?惜乎世間俗子,不捨皮膚濫淫之樂。

袁瓊瓊:

我近幾年一直在提倡「不要守一而終」。世界已經變了。衝擊我們的東西太多。如果死咬著「從一而終」不放,忽略對方和自己其實已經改變,會造成痛苦。

痛苦會造成怨恨,怨恨會讓關係變成張愛玲說的「背對背綁在一起的兩個屍體」。

要給自己和對方「不從一而終」的自由,如果接受關係會生變是正常的,那或許比較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進而會設法讓「在一起」的時間長一點。而不是認定關係是「終身制」,然後兩個人就動物變植物,植物變礦物。當相守一生的伴侶變成「磐石」的時候,家裡就成為博物館了,而婚姻就變成了愛情的化石。那時候,不管男人或女人,如果還想讓自己有點生機,恐怕內心都不免要萌生「風流」的念頭吧。


2016-03-21 10:48 聯合報 王正方、袁瓊瓊

http://udn.com/news/story/7048/157627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