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439981

    累積人氣

  • 366

    今日人氣

    28

    追蹤人氣

【文學相對論】王正方VS.袁瓊瓊(四之一)男女篇

王正方大學畢業後赴美國留學。在美四十年;曾任電機工程師、工程副教授。中年轉業;投身美國獨立電影製作,做過演員、編劇、導演。退休後自封「家裡蹲學院院長」,酷愛寫作,出了幾本書。 

王正方:在賓州大學讀書時,同學老張面色凝重的來找我,說他要結婚了。精采,跟誰呀?上禮拜認識的美國女孩子。效率驚人,說來聽聽。前天參加一個派對,喝到半酣,去公寓續攤,她懶得回去,在床上睡下了,老張打地鋪。夜半美女下床,便男歡女愛起來。老張說:「這事我要負責任的!」買了鑽戒慎重求婚,美女從此不理他。

我們都念台灣的和尚學校,當年的教育思維:見不到女孩子才能專心念書,事實證明此理論全錯。中學時期正值發育,自然對男女之事充滿幻想與渴望,每隔十五分鐘就會想到或講到它。幾年下來大多數患有某種程度的「性心理扭曲」症,見到異性,手足無措、口訥訥不能言,算是輕微患者,還有搭公車對鄰座異性伸安祿山之爪的。男女社交的EQ零分。

袁瓊瓊:

其實女孩子也不懂男生是怎麼回事。我那一代,大多數女孩子都有厭男傾向,覺得男生很髒很臭大手大腳,而且老打架,說話又大聲。某種程度,我們的愛情觀是瓊瑤「教育」的。從瓊瑤小說裡我們才「發現」這世界上原來有另一種男生。以秦漢秦祥林為代表,白馬王子正式顯形。奇怪的就是,同時期,忽然那種溫文爾雅的男孩子也多起來。我一直懷疑他們是看了瓊瑤小說,專門對女人對症下藥的。

王正方:

大學讀理工,班上同學多不會跳社交舞,我能隨著鼓點子扭兩下子,表演Jitterbug吉特巴舞步,被嘲笑是在「急的爬」。畢業典禮那天,許多平時言談溫和,循規蹈矩的同學帶著女朋友來觀禮,情定終身,幸福洋溢,當兵回來就結婚。多是家裡介紹,門當戶對,隨即陷入熱戀、成親。班上那幾名自命瀟灑,女友常換的跩哥,都拖到多年之後才成家。

袁瓊瓊:

我們那年頭,好孩子「一定」運動細胞不行,所謂「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跟現在這種要「八塊肌人魚線」的標準簡直不可以道里計。像王大哥這種「動作派」,一般家長都會叮囑女兒絕對不要接近。那時候流行交筆友,往往通信通個三、四年才第一次見面,一見面就恩斷義絕,因為外貌跟文字搭不上。跟目前網路交友有點像。只是現在的速度要快得多。不過,長相不能像恐龍是顛撲不破的千古真理。年輕時不以貌取人實在是很難很難哇。

我二十歲結婚,是初戀。有時覺得初戀不應該結婚,因為認識的時候年紀太輕,除非一生都「保持原狀」,否則只要思想稍微成熟一點,有了自己的意見和看法,關係不出問題很難。

與初戀情人共相廝守一輩子,百選千挑後方才結秦晉之好,誰比較幸福?某老友夫婦二人小學就同學,她坐在他後面,從小就覺得他的後腦勺子搶戲,兩人已度過金婚紀念日,黏乎乎的恩愛到不行。另有一對青梅竹馬忠心伴侶,甘苦打拚幾十年,兒女成家立業後,悄然分手,各自尋得理想的另一半。

自己有筆帳;在金門戰地讀初戀情人來函;讓過去的都過去吧!美國畢業後找到穩定工作,不慎先「有」後婚,因為荷爾蒙過於旺盛,(有誰不曾旺盛過?)珠胎暗結,怎麼能墮胎,懷的是王府正宗後裔!跟兒子玩簡直樂歪了,與他媽媽的關係每下愈況,成長背景太不相同、興趣、價值觀有不可踰越的距離,彼此不願為對方做絲毫讓步,住在一塊兒,卻漸行漸遠。

袁瓊瓊:

我也差不多。最初是因為能談心嫁給那個人,到後來越來越談不攏。我當時在文壇剛起步,大概有些氣焰。我可以理解對方的不安,在他看,大約覺得我變了一個人。事實也是這樣,我是變啦,開始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多數是跟他的看法想法對立的。也是天天吵架。吵到後來連對方的臉都不想看。我只要出了門就不想回家。後來有人找我寫電視劇,住到製作人家裡。我這次離家,就再也沒有回去。婚姻裡,如果有人不願意回家,這是個警示,表示兩個人的關係出問題了。

王正方:

七十年代初美國的保釣運動,對我們的影響,不僅限於政治層面。捫心自問認真探討;你在追求什麼,為別人的價值活著?攻學位、賺錢、比房子大小,轉眼一輩子就過去,你可曾活過?我好想有個能互相了解的伴侶。

袁瓊瓊:

我成熟很晚,而且那年頭,要是有男孩子追求,表示你這女孩不檢點。我還記得十八歲上下,被人騎著腳踏車在背後追,一邊喊我名字,我嚇得沒辦法,一口氣騎到警察局去。

一直覺得談戀愛是很可怕的事情,因為談完戀愛就要結婚。當時想法:結婚就是要「跟一個男人在一起一輩子」,當時覺得這種生活不可想像,因為完全不懂男人。我們那一代,男女之防是嚴格到跟自己的哥哥或弟弟基本上都是有距離的。覺得男人跟外星人一樣。所以可以離開婚姻,感覺輕鬆得不得了,自由得不得了。完全沒有念頭要再找個對象。

王正方:

找到志同道合的情人了;至少當時這麼認為。和孩子他媽離婚,鬧到殺氣騰騰血淋淋的,造成的傷害不堪再提,父子分離是生命中最大的痛苦。我是一個不合格、不盡職、永遠愧疚的父親。

 


袁瓊瓊人生六十餘年,有四十年在寫別人的故事。直到現在,還是覺得別人活得比我精采,自己一生乏善可陳。然而這絕非怨嘆,我慶幸我沒有太多的故事。沒經過驚濤駭浪,不知道顛沛流離,這絕對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圖/本報資料照片

 

袁瓊瓊:我倒有另一個看法。我因為很喜歡小孩。離婚後孩子都跟我。我非常感謝前夫沒跟我爭孩子。一個人放手,其實是成全另一個人。因為他願意放手,離婚之後,孩子們跟父親的關係一直都很好。甚至跟父親再婚後生的弟弟也處得很親。

王正方:

試婚了幾年都不錯,有共同興趣,合作拍電影,成果斐然。正式結婚後,關係變質。中西文化差距在生活上不協調,互不相讓,逐漸失去了信賴。最嚴重的衝突發生在工作上,各司其職,卻因為爭排名而化解不開,愚蠢呀!新仇舊恨吵翻天,最後挺文明的協議離婚。

某次上張小燕的節目,她問:你可曾包過二奶?小燕見我言語滑稽、舉止唐突,故有此問。我說:結婚三次,拙荊已是三奶,又如何來包二奶?她在家中地位如蔣公;連選得連任。

古人有名句:眾裡尋他千百度;結婚三次就抵得上別人的千百度尋覓?沒那個好運,人生苦短,不堪連番政黨輪替,努力去做,終得善果吧!與親愛的伴侶長久相處,關鍵在自己。人生經驗告訴我,改變別人的成功率近乎零。爭來吵去,其實都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萬法由心造!能改變的唯有自己的想法,改變自己好痛苦,做到了真叫值得。不信可以試試。

太座常問:你覺得我怎麼樣?從來不會說肉麻話,我答曰:除了壞的都是好的;那好的部分還在長!

袁瓊瓊:

西周生的《醒世姻緣》中說:如果家有惡妻,有再大功名利祿,那福分你也享不著。用現代觀點看,說的就是「夫妻關係不好會破壞一切」。台語說「夫妻是相欠債」。潛台詞是「關係不好是正常,關係好那才奇怪」。站在這個角度,「不好」的時候要平常心,「好」的時候要感恩。有這種覺悟,那不管所遇何人,都可以歡喜度日吧。



2016-03-07 10:45 聯合報 王正方、袁瓊瓊

http://udn.com/news/story/7048/1545211#prettyPhot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