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霞山林
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257102

    累積人氣

  • 20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學相對論】黃梵VS.顏艾琳(四之三)彼岸此岸的差異觀察

黃梵:

因為多次往來兩岸,應該說,我接觸到兩邊一些文化人私下的看法,歸納起來就是一句話:大家都認為自己這邊的文化高於對岸。我認為這樣的判斷都過於情感化,可謂謬誤和真相交加。不知你對這個問題如何看待?

 

顏艾琳:

這是一個暫時無解的問題。就從兩岸1960世代的育成環境、被政治奶水灌輸及何時斷奶、自我意識的形成、閱讀的跨度、現實與新聞的虛實接觸層面來談,我在兩岸與不同的人討論到吵架、絕交都有。不要說兩岸,光是在台灣或某個小地方,都充滿歧見、主觀說法。

60世代是現今社會的柱子,也許同是知名的出版人、專業領域的頭兒、成名的詩人、作家、企業家,但是深入了解後,會發現兩岸同世代的崛起方式,有很大不同。大陸因為文革、六四等重大事件造成私人命運的轉折,而台灣卻是在1987年面臨開放的解嚴,一緊一鬆,大陸修練的是外表招式的硬功夫、台灣的我們只要肯讀書肯Open Mind,可說靠大量閱讀打下較深厚的底氣。這還有文化傳承正體字、簡體字的基礎差異。

簡單劃分吧,俄羅斯的白金文學在台灣幾乎沒啥人在看了,而大陸仍接收蘇聯時期的藝文養分;台灣重視的則是東歐與所有新興國家在數百年來的被殖民、壓迫與爭取獨立的人權意識、文學與藝術在政治運動期間所產生的人性、思想結晶。東歐新興國家的藝文載具的意識形態,恐怕還是中國目前所禁止滲透的,因此我面對那種勸我不要支持某黨的大陸友人言論,都有一種荒謬感。我是國高中就閱讀二十世紀新思潮的人,十幾年前編輯過的書直到目前才有人詢問我相關資訊,也不知道我既是詩人兼傳媒編輯身分,兩岸作家的互動、文學資訊的流通、翻譯經典的經驗、視覺設計與市場分析等,我都樂於分享給彼岸的朋友。但是,不要與我討論兩岸整體的詩成績,哪一邊比較好?除非像你這樣一個多年與台灣藝文圈互動,或至少讀過台灣近十年來詩歌文學出版品超過三百本的人,在雙方資料的認知與接觸面的累積較平等後,才能展開中肯的對談。

大陸喜歡搞山頭主義、自立派別,但是禁不起時間的篩選。差異距離也不是餐桌上一杯酒可以拉近的,聲音大的、脾氣大的、行腳世面還沒走出中國的、不知道台灣文學史的人,我通常在交流後會造成「這個台灣人好驕傲」的印象,但我只代表自己的學養與經驗輸出,能為台灣在大陸打開多少人的心眼,我不知道。就像現在與你討論兩岸差異,這樣的剖析言論會讓多少人接受?意義大嗎?強國人不要老是以人多、人才就多的觀念來作為對談核心。要是論起比例與個人努力的層次,往往就談不下去了。

 

黃梵:

我很高興你認同此問題的複雜,其實重要的不是答案,此問題觸及到更多問題才是關鍵。在你的表述中,我也看到兩岸文人意識的諸多相同。比如,對東歐作品的喜愛,可能台灣的引介更早一些。近年大陸文人對波蘭詩歌、羅馬尼亞詩歌、捷克小說、阿爾巴尼亞小說等都產生了濃厚興趣,花城出版社以每年十本的速度,翻譯出版東歐的文學作品,他們計畫翻譯一百本,主編是詩人、東歐文學專家高興。關於兩岸的差異,我是在讀了王鼎鈞先生的散文後才有所領悟,他說社會要先經歷英雄年代,才會邁向聖賢年代。

英雄年代的人推崇英雄作為,人相對比較自大、蠻橫;聖賢年代推崇道的力量,人傾向自省、謙恭。我認為大陸尚處於英雄年代,台灣已進入聖賢年代,要探討兩岸的差異,需先理解這兩個年代的差異。比如,由此理解兩岸文人的差異。根據我接觸的觀感,大陸文人普遍比較自大、自滿、驕傲,禮貌不足,都想占山為王成為英雄,這當然是英雄年代在個人留下的印記和「疾病」。台灣文人普遍彬彬有禮,低調、自謙,把內心的力量主要傾注於做人和作品,與我在歐美文學界的觀感十分一致。所以,比較兩岸其實是在比較兩個年代,採取這樣的視角,會利於加深兩岸的相互理解,畢竟台灣也經歷過英雄年代。台灣社會的最終成熟,也將有助於大陸社會的成熟,因為人性是超越種族和地域的,建立在人性上的文化進化路徑,不會有大的差異。二十世紀各國的社會進化歷史,已證明了這一點。當然諸如正體字和簡體字的這類差異,依然存在,我雖然在〈繁體與簡體〉一詩中,將此作為兩岸社會差異的根源,但那是我作為詩人在文學中的「危言聳聽」,真相當然並不這麼簡單。比如,階級鬥爭哲學由西方入華,對大陸影響甚巨,至今殘留於大陸人的生活和文化,這種哲學令大陸一時很難邁出英雄年代。你在大陸文學界一定遇到過一些英雄,他們永遠宣稱自己是世界第一,誰不信他們就用鬥爭讓你信。所以,我很希望台灣文人能一直保持聖賢年代的美德,以德服人,成為大陸文人的榜樣。

 

顏艾琳:

謙虛在大陸是會被看扁的。但是默默地觀察大陸文學圈的動態,明白什麼人什麼德行,心裡清楚就好。有趣的是,大陸並不清楚我是什麼德行、台灣是什麼狀態、自由和民主是怎樣的、我在台灣是怎樣成為一個詩人的歷程。從1991年首次踏上大陸,及從事編輯工作二十多年與各地華文作家的往來,有些比較還是你知我知,相知的人才能跨越比較,成為朋友。這是差異求同或是互相諒解後的收穫。只能如此。我慶幸能交到多位具有人品的好朋友。你知道,我這種人是有潔癖的。


黃梵 圖/黃梵提供

黃梵:

大陸文化人中還是有一批先進分子或明眼人,他們用自己的言行,努力矯正大陸文化的偏差,正由於他們的言論貢獻,大陸目前存在著兩層文化空間,一層是主流文化,一層是民間文化,兩者大異其趣。新詩由於無法貢獻經濟利益,被主流文化忽視的同時,也意外獲得了自由生長的空間,這是它比小說發展得好的根本原因。另外,我也意識到歌德的預言正在實現,即世界文學的時代正在到來。世界經濟的一體化,必將催生文化的一體化,地方主義貢獻的只是個性,它無法掰碎共同的人性。當中國與美國的文化差異也急劇縮小時,大陸與台灣的文化差異,自然也不會是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過分強調鴻溝,或相信鴻溝不會消失的人,是因為自己的格局不大。我認為文人的第一天性應該是超越,超越地域、文化、偏見、歧視、種族、政治、道德等,否則,就是一個大俗人,還不如去當個更實在的老百姓。


2016-02-22 10:50 聯合報 黃梵、顏艾琳

http://udn.com/news/story/7048/151593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