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霞山林
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257102

    累積人氣

  • 20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客家新釋/葉國居:還老願

阿婆在世時,逢事必祈諸神庇佑。上祈天宮下求地府,不管靈驗與否,一段時日過後,她一定會備妥牲果,焚香還願。

「不還會怎樣?」小時候我在阿婆還願當下,直朗朗的問她。

「有借有還。」她湊在我的耳朵前:「有拜託就有感謝。」神情格外認真,格外莊嚴。

阿婆往生時,我念大學。告別式法會中,我認識了眾多的幽冥之神。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常駐在奈河橋旁,那一位不記過去又不問未來的年長女神,孟婆。上天為她造築驅忘台,她採集了各池塘、溪流的藥草,日夜熬煮成酸、甜、苦、辣、鹹的五味孟婆湯。設若往生者要離開地獄抵達來生,經過此處就必先喝下這一碗,由孟婆精製的遺忘特效藥,再越奈河橋,以便投胎轉世。

我從道士誦經儀式中,研判阿婆此刻已經上了奈河橋。猛然心頭一抽,起身想要追過去似的。想提醒阿婆,遠行,是否落了什麼?

落了什麼?好一些日子,我說不出所以然。總覺得有一種抽象的東西,晃悠悠的具象了起來。她喝了忘情水後心無罣礙,我卻在搖搖晃晃的日子中,老是感覺天空黑壓壓的,就快沉了下來。像是接力,阿婆把棒子交給我,便逕自休息去,我卻任重道遠。

阿婆往生後滿三年的那天,我在睡夢中被父親的電話吵醒,叫我當日一定要回鄉下,說阿婆今天要還老願。

死了三年,骨已成灰,如何還有塵俗牽絆,我在心中打起悶雷。

回到家時,眾親朋齊聚,一同要為早已投胎的阿婆還老願。當年誦經送阿婆上奈河橋的道士也來了,他在家中設壇祭祀。上壇祭天宮諸神,中壇拜一般神祇,下壇奉幽冥之神。父親說,因為不知道阿婆生前到過什麼廟,求過何方神,許下什麼願,於是就設壇謝眾神,為阿婆還老願。那個中午像辦喜事一般,親朋好友把酒言歡。酒過三巡,我信步禾埕,一片天朗氣清,感覺多年來那心頭若有若無又無以明狀的罣礙,頓時化作煙雲。我好像在這樣的儀式中,追上已逝的時間,看見死去的阿婆,為她還了塵世舊願。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感受。

遙遠復遙遠,蒼茫且蒼茫。這樣的感謝是穿越時空,跨過世代。那般的道謝是天羅地網,深怕遺落。當上一代的願,由下一代來還的時候,感謝和拜託,便是辭彙中的「歷久彌堅」,又哪兒是政治人物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一直覺得客家人的還老願,超獨特超性情超純樸超率真。即便是父債子還,負擔竟然如糖似蜜。是一種用時間抹不去的,甜。

 
2015-03-15 07:02 聯合報 葉國居

http://udn.com/news/story/7048/765368-%E5%AE%A2%E5%AE%B6%E6%96%B0%E9%87%8B%EF%BC%8F%E9%82%84%E8%80%81%E9%A1%9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