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439981

    累積人氣

  • 366

    今日人氣

    28

    追蹤人氣

【極短篇】鍾玲/三人行

 

小晴、小秋、小慧三個初中老同學在學校本來就親密,她們由不同的大學畢業後,都在南部工作、成家。每年一次會聚在一起出遊,結婚生子以後也熱忱不減。三人行連丈夫孩子都不帶,因為她們享受的是,一有外人加入就回不去的少女心情。這年她們已經四十出頭了,一起去遊墾丁公園。

像她的名字一樣,小晴開朗樂觀,做事總是專心一致,她開著先生那部鐵甲堅實的Volvo,駕車技術一流。小晴是醫院的檢驗師。

三個人在風吹沙路邊下車,走下白沙堆積成的大山丘,十二月初,東北季風開始吹了,把沙由海邊逆向颳上山丘。小晴走在前,小慧走在中間,小秋落在後面。小秋是高中的中文老師,三個人中她最好看,也最多愁善感。她想這種地形太不穩定了,因為沙的移動,每一秒都改變,舊的地貌瞬間消失。沙打在她臉上,小針似的,大自然有無情的一面啊。

走在中間的小慧高瘦健美,她四顧這個大山坡,遊客不算少,有五、六十人,散布在大沙丘上。應該都是慕風吹沙之名,來體驗風勢和沙勢。

小晴捧著她的單眼相機,想要把這兩個身材婀娜的女人,框在淺藍的天、深藍的海和象牙白的沙灘中間,她指揮小秋、小慧兩個穿著一紫一綠風衣的模特兒,要挺直身,要叉著腰。小秋叫道:「妳別折磨我們了,沙打得臉很痛呢!」

小慧說:「妳就聽話吧,每年我們都要留下美美的照片。」

這時一個高大的男人向她們走來,一步一步踏著沙,小秋覺得他有蠻牛的那股勁,他站在小晴身邊,瞪著她們兩個模特兒。他大約四十多,身材魁梧,臉上多肉,眼中射出一種氣憤。小秋緊張起來,直覺這個男人精神不正常,好像有暴力傾向。

小晴卻根本不理身旁這個陌生的彪形大漢。第一個場景拍攝完畢以後,指揮小秋和小慧轉一個一百八十度方向,要拍以沙丘為背景的照片。小晴說:「我們要拍出戈壁大沙漠的氣勢。」

小晴走到哪裡,那個高大的男人就跟到哪裡。當她們兩個擺好姿勢,小晴準備按下快門的時候,那個男人突然由小晴身邊向兩個模特兒快步走來。小秋似乎聽見他衝過沙織成的網發出的沙沙聲,他眼中射出一種瘋狂的慾望,又張口大聲嚷:「我要我要。」他是要抓她們兩個嗎?打她們兩個嗎?小秋嚇得倒在小慧身上,一隻手用力握住小慧的手臂,全身發抖。

小慧站得牢牢地,用身體撐著倒在她肩上的小秋,在那個男人衝到她跟前時,很平靜地、清楚地說:「你要,可以,現在輪到你了。立正,向後轉。」

那個男人居然真的在她倆跟前站住,向後來個三百六十度轉身,面對著攝影師小晴。小慧說:「小晴啊,他要的是拍照,妳幫他拍。」

小慧拉著身體發軟的小秋橫向走開。小晴對那個男人大聲說:「你不要板著臉,拍出來不好看,要笑。」

小晴一隻手高舉作V字形,說:「兩隻手高舉,用手指作V字形,這樣很帥。」

恢復了平靜的小秋,不可置信地望著那個彪形大漢,乖乖地高舉雙手作V字形,露出憨笑,非常高興的樣子,原來他不是暴力傾向的精神病患,是智障。

這時一位枯瘦弓背,滿頭白髮的老太太急忙走過來,對她們說:「對不起,對不起,煩勞妳們了。」她又對男人說:「阿輝,孩子,回家了。」那個男人小狗似地,低頭跟著老太太走了。

小秋捫著胸口問小慧:「妳怎麼看出他是智障的?」

小慧說:「他走路踏得很重。注視我們和小晴的時候,目光轉移得很慢,應該是中度智障。小秋,妳也不錯,發現他異於常人。」

小秋一臉愧疚:「太丟臉了,自己嚇自己,把人家當瘋子,如果傷害到他自尊,都是我的錯。小慧,妳不愧是心理輔導師。小晴,妳有沒有發現他不正常呢?」

小晴的圓臉展開笑容:「他來看我們拍照有什麼關係呢?幫他拍,讓他開心也很好啊。我根本不覺得他有什麼惡意。」

你覺得她們三個人哪一個比較有智慧呢?


2015-12-21 09:18 聯合報 鍾玲


http://udn.com/news/story/7048/1390271-%E3%80%90%E6%A5%B5%E7%9F%AD%E7%AF%87%E3%80%91%E4%B8%89%E4%BA%BA%E8%A1%8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