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439981

    累積人氣

  • 366

    今日人氣

    28

    追蹤人氣

【書評】寫實與奇幻的山林之書

 

多年前初次閱讀《白鯨記》時,彷彿接觸到一本捕鯨的百科全書,作者梅爾維爾在鮮明的基督教寓言框架之中,傾注了多年的水手經驗,提供捕鯨船上的各種運作細節與奇情故事,結合了寫實主義與奇幻想像,百餘年來吸引著讀者持續迷走在小說多種層次的閱讀可能之間。甘耀明的《邦查女孩》也喚起了這樣的閱讀記憶。小說所展現的時空向度與野心堪與梅爾維爾之作匹敵,甚至也有一口類似棺材的大木箱,只是場景從海洋移至山林,主題從捕鯨變成了伐木,主角由白人水手變成了混血女孩,但是人的意志/慾望與自然生態之間充滿張力與危險的拉扯關係依然不變。

《邦查女孩》與《白鯨記》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邦查女孩》強調的是愛,而不是捕鯨船長面對大自然反撲時的復仇之心。儘管《邦查女孩》以1970年代台灣高山林區面臨濫墾濫伐的生態危機為背景,哀悼自然世界的浩劫與林業文化的式微,儘管小說中不乏殖民主義、販賣人口、政治迫害與貪腐官員的醜惡情節,但是更引人深思的是各種形式的愛。諸如女主角古阿霞與索馬師仔帕吉魯的男女情愛,阿霞與蘭姨類似母女一般的親情,榮民老兵的袍澤之愛,帕吉魯與胖浪的人狗之情,山林動物之間的舐犢情深,甚至是雙傻亂倫式的手足之愛,小說之中各種情愛的表達毫不造作。若將《邦查女孩》歸類為寫實主義小說,最寫實之處,除了鮮活的山林景色及風土人情,就是豐富而貼近人心的真情真性。

然而《邦查女孩》也具有濃厚的奇幻色彩。篤信基督教的古阿霞具有阿美族原住民身分,祖母的口傳教育,使得她不僅是血統混種,在宗教信仰與文化認知上亦然混雜。作者透過阿霞之口說出最動人的邦查神話,召喚出樹會行走、鳥在山谷中變成植物、魚愛上了清風隨之上岸起舞的遠古泛靈時代。族名法莉妲絲的阿霞是小說中說故事的人,亦是能安撫人心的歌者,擁有強韌的女性力量,某種程度上幾乎帶有「神化」的色彩。雖然她來自社會的底層,也曾身心遭受巨大創傷,並且接受了外來宗教的洗禮,卻仍然能夠引領讀者探索台灣層層交疊的歷史、山海交錯的地理與多元種族的人文景觀,甚至在不同的城市空間漫遊。

作者對於阿霞的神化的處理多少解釋了小說中的一些未解的矛盾:為何阿霞會引用莊子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來詮釋帕吉魯與小黑熊之間的友情?或是為何在學習樹木氣味時她會質疑「怎麼分辨那些細微隱喻的差別」?哲學的莊子與文學的隱喻,與小說中原始森林的自然氛圍以及阿霞的教育背景顯然有所扞格,但是作者卻不急著為我們化解這種牴觸,僅約略提及阿霞在花蓮餐廳打工的歲月裡對於閱讀的癡迷。這個邦查女孩似乎繼承了邦查祖靈的魔力,而她的出現則總會帶來某些改變。畢竟,是因為她強大的意志力,方才完成為摩里沙卡小學復校的不可能任務。

然而,為了讓山中的孩子能夠在地就學,阿霞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這也是《邦查女孩》與《白鯨記》在結局上極為類似之處。就像捕鯨船長的執念使得船員與白鯨一起葬身大海,只留下敘事者四處漂流;充滿原始力量的咒讖森林在遭天災人禍侵襲的毀滅之際也帶走了其他生命作為犧牲,雖然令人不捨與難解,卻也清楚傳達了《邦查女孩》所要訴說的生態意識。


2015-08-01 10:06 聯合報 馮品佳

http://udn.com/news/story/7048/1092077-%E3%80%90%E6%9B%B8%E8%A9%95%E3%80%91%E5%AF%AB%E5%AF%A6%E8%88%87%E5%A5%87%E5%B9%BB%E7%9A%84%E5%B1%B1%E6%9E%97%E4%B9%8B%E6%9B%B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