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439981

    累積人氣

  • 366

    今日人氣

    28

    追蹤人氣

最好的時光/蔡逸君:山之音

不為鍛鍊身體,不為眼前風光,不是真正戀山的登山客,沒有挑戰大山絕壁的企圖,我喜歡山,純粹就是爬心酸。心酸退了後,腳步也穩定許多,然後再有別的心酸,又得去爬,這是山讓我著迷之處。而心的皺褶裡永遠有始終無法跨越攀登的淵崖澗谷,於是得找一座能對應的山林,去狂歌,去摸索,去靜默。山會勾引人,山能釋放人,把無以名狀的歡喜悲愁同崎嶇蜿蜒的小徑並走,走到無力回望或瞻前,思維情緒放空,那時方才領悟,只緣身在此山中啊。原來真正迷失了,也才有得說找到了。

攀爬北插天山是我個人從裡到外有形無形的分水嶺,在此山之前我擁有許多,卻迷失了,在此山之後我一無所有,卻找到了。北插天山帶我領略心靈路上起伏搖晃,拉扯跌宕後的平衡和緩,親密知己般,我無話不對他說,他總是耐心耐煩靜靜地聆聽。

二○一二年十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點零五分,首登也是初次抵達三角點後,持續一年半時間,每個月我至少去一次,繞著北插天山附近走。秋冬春夏,不分寒暑,從寒流霧淞到盛夏蟬聲,青剛櫟開花結果落地,山毛櫸由綠轉黃紅葉飄走,狂風吹嘯山嵐狂舞,我經常站在此山的某一點,看著天空,看著自己,雲深不知處。越爬越高,人跡漸少,那時什麼都是真的了,那時我唯一能夠面對的是我,我也因此變得真實明淨。把最後的偽裝脫掉,在體能透支後,捧飲泉水,在拉繩懸踏時,看意志和抽筋比拚。精疲力竭,我抱著一棵大樹,整個臉頰貼著樹皮,說我走不下去了,那樹無動靜,樹皮絨絨的苔蘚撫觸我臉上的肌膚,我抱更緊,貼更緊,之後一個聲響從樹裡發出來,我把耳朵接上,聽著那樹液流動無法言之的樂音,跟隨著它,我也把汗水和淚水都溶入在山的裡外。

那次的抵達,是個遙遠如夢的行旅,清晨六點半起步,十二個鐘頭後,在漆黑的山下河谷離開時,我跟山說,我會回來。

爬山更多的是走向內心深處,越難抵達之山徑,便藏著越少聽見的回音。山的好是他不會跑,永遠在那裡,就說給他聽吧,那些紛亂和囂嚷,焦躁和壓力,那些從骨頭血液竄出來痛與不安,都說給山聽吧。


2015-04-27 09:01 聯合報 蔡逸君

http://udn.com/news/story/7048/863877-%E6%9C%80%E5%A5%BD%E7%9A%84%E6%99%82%E5%85%89%EF%BC%8F%E5%B1%B1%E4%B9%8B%E9%9F%B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