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 2382056

    累積人氣

  • 541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鍾文音/在水面寫詩的畫家

 

認識阿秋已久,但真正熟起來是她也成了水岸居民。只要想到我們的日與夜共望向同一條河水時,就有如甜涼的風拂上心頭,淡淡的,靜靜的,悠悠的,如夢似幻的光影交織在我們水岸的詩房裡。我們惺惺相惜,可狂狷大笑也可低語傾訴,可談藝術理念也可談感情幽微,這種朋友不多,因為心得夠寬夠廣。且她不僅如此,在我心中她還是畫界的異數,是帶著色彩飛揚的繆思。

她在水面畫詩,畫詩心之作。

我在岸上寫字,寫靈魂的字。

她的居所尋常,簡單素雅,內含詩的靈光,畫作在阿秋是一種生命的詮釋,因而發出如《詩經》般的曖曖光芒:鏡花水月下的日常之光,跟著她在夢土種樹,隨著覺知的羽翼甦醒,順著自然節氣度日,春天草木自長,星星掛在樹上微笑,風從海上吹來,夏日浮生記事,諦聽內在聲音……每一幅作品都鑲藏無言大智。

畫是詩的隱喻,是生命的轉譯。

顏色像轉經輪傳遞恆定的幸福,構圖如曼荼羅的覺察之眼,線條交織著潮汐起落化為星光點點墜入夢境。

阿秋的畫不斷地回溯心的旅程,從原點到終點,置心一處,迸發出絕對的光芒,燎原了所有愁緒,如河水的溫柔能量,洗滌觀者染汙的塵心,超療癒系的畫作,使觀者如坐擁大千世界,入定如岸上石僧,能心止如水 (不是心如止水的不動,是即使外境如水波盪漾,心止如流水般自在,活活潑潑的),此即阿秋的人,阿秋的畫。

人畫合一,道藝相契,物我兩忘,畫的意境以此為最。

我和阿秋是水岸人家,看河水看久了,心裡也有了一座河水。就像赫塞望河的智慧,逝水如斯,觀者雙眼看出了無常,在日升月落裡,澎湃的外境鉤召人的意念,有智慧的人則能從意念裡汰洗自我,將祝福灑向恆河沙數。

如阿秋所言,河岸燈火不就是供佛之燈,智慧之燈嗎,轉念之間,光明頓現。阿秋人如斯美麗,其畫也如斯有力,是溫柔的力量,拿不走的力量。

我們都很喜歡成為河岸女子,化身風神雨司。

面河的公寓,每一扇窗都面向河水,光影交織在我們的命運詩房。我們並不常見面,但河水就是我們的鏡子,可以照映著彼此的生活。想像她晨起,站在窗前凝睇光影幽微幻化,諦聽風的聲音,雲的流變,鳥的啼囀……一張畫桌,一只茶杯,一張紙布、幾枝彩筆,供佛此心此畫,觀自在自在觀。

而我在河岸燈下亦然。我們的生活裡最需要的物質除了紙筆之外,就是書桌和光線了。以及河神的撫慰,它洗滌了日常的雜質。

我和阿秋應該就是這樣跨越時空,在河水的懷抱裡瞬間交會了。

我們在這間靠河的居所度著尋常人生,度過藝術靈光交會。這間靠河的居所是冥思,也是愛慾的詩房。如阿秋的畫:當春天來臨,草木自己生長。如我寫的詩:沿著興風作浪的岸就可以打開另一個世界看見天人五衰……

如仁者阿秋,有河岸女子傷懷時,走向她,去看她的微笑,去賞她的畫作,很多女子心殤都痊癒了,就像悉達多王子眺望的河水,就像耶穌治療痲瘋病人的河水。

因為,河水藏著詩語,躲著她的夢土,匿著人生的冬眠春醒。

假如河水是洗滌的力量,那麼阿秋的畫作就是愛與詩的救贖力量,躲藏詩的河水是我們的彼岸,循著想像與覺知的翅膀,飛過烏雲密布的人生天空,將苦楚苦澀的全拋下。

創作者站在光的邊緣,沉浸在日與夜交織的河水詩房,和繆思共舞。創作者將自己置在繁華染缸裡,然後再一一檢視與除魅。

阿秋的畫作,把我的目光牢牢釘住了,我對繪畫的熱愛都還魂在她的作品了。

我們在這間靠河居所,留下許多生活過的痕跡,這痕跡是寫作是畫畫。

 

我將離開你的白屋與平靜的花園

讓生命趨向空無,亮潔。

我將在詩裡頌讚你(且只頌讚你),

以女人還未有過的才能。

而你將憶起所愛的人,

為她的眼睛,你創造了這樂園。

但我買賣稀有貨品──

我出售你的愛和溫柔。

阿秋是畫界的稀有品,我僅以我摯愛的俄國詩人安娜˙阿赫瑪托娃的詩向其致意,同時由衷感到幸福:因為我們都是創作者,我們都是河岸女子。在同一條河水裡我們度過無盡的日與夜,在此流轉——這逝水年華的春去秋來,一切的鏡花水月。


2016-01-22 09:46 聯合報 鍾文音

http://udn.com/news/story/7048/1458314-%E9%8D%BE%E6%96%87%E9%9F%B3%EF%BC%8F%E5%9C%A8%E6%B0%B4%E9%9D%A2%E5%AF%AB%E8%A9%A9%E7%9A%84%E7%95%AB%E5%AE%B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