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霞山林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元‧關漢卿〈四塊玉‧閒適〉: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麼!

名句誕生

南畝耕,東山臥。世態人情經歷多,閒將往事思過。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麼!

──元‧關漢卿〈四塊玉‧閒適〉

讀懂名句

耕種在南坡的田畝,隱居在東山。經歷過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空閒時將種種往事思量、回顧。賢能的是他,愚笨的是我,有什麼好爭的呢!

名句故事

「南畝耕,東山臥」,寫歸隱後的田園生活,而作者歸隱山林實為歷經世態炎涼、人情冷暖之後才下的決定。隱居後,開始慢慢地將過去經歷的紅塵俗事一一反省、回顧,經過這樣的思量才發現「賢的是他,愚的是我」,有什麼好爭的!

因此,名句「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麼」的思想含量非常大,可以想像作者在名利場上經歷了爾虞我詐,在人世間沾染了一身是是非非,看盡了黑白顛倒、賢愚不分,於是心灰意冷,終於放下一切,歸隱山林;這個放下,就是不再「爭」了。

既然懂得逢迎拍馬的人永遠是對的,既然真正的賢愚之分沒人在乎,那麼「爭」有什麼用呢?爭名利?爭權位?爭輸贏?爭對錯?到底要爭什麼呢?爭得了又如何?能爭得了一世嗎?還不如「離了利名場,鑽入安樂窩」,來得悠閒快活吧!

新說名句

明代前七子之一的康海曾經寫過一曲〈雁兒落帶得勝令〉,其中有句話:「閒中件件思,暗裡般般量。真是個不精不細醜行藏,怪不得沒頭沒腦受災殃。從今後花底朝朝醉,人間事事忘。」

正德三年,李夢陽入獄,康海傾力為他奔走,夢陽因此得救;但正德五年八月,康海反被李夢陽歸為專權的宦官劉瑾一黨,遭罷官;康海的〈雁兒落帶得勝令〉正是在罷官後所寫,抒發自己的怨憤之情。

「閒中件件思,暗裡般般量」,豈不正是關漢卿的「閒將往事思量過」。而他自嘲「真是個不精不細醜行藏,怪不得沒頭沒腦受災殃」,又與關漢卿「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麼」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康海寄情於戲劇樂曲,正是以「花底朝朝醉」來忘記人間諸事;而關漢卿則說「南畝耕,東山臥」,藉歸隱田園遠離爭名奪利的現實社會。

馬致遠〈風入松〉也有一句:「葫蘆提一向裝呆」,說明其人生態度:「裝呆」不是真呆,畢竟再聰明有能力又如何?只會招來怨妒,倒不如裝呆賣傻。這與名句「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麼」懷有同樣的心情。

人間福報 2011/4/29 作者:編著/文心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