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霞山林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張潮《幽夢影》

李商隱〈無題〉之三:昨夜星辰昨夜風

詩人「無題」系列詩作甚多,若干詩作難以索解,此詩屬較易理解者。閱讀此詩,亦可直接解作情詩。

詩的首句,「昨夜」二字飽藏情感,正好說明詩人刻骨銘心的記憶。「星辰」與「風」,「畫樓」與「桂堂」皆暗指詩人曾經歷的美好時光和幸福情景。因此詩人說道,昨夜星辰閃爍,微風徐徐,煞是美好。就在畫樓之西、桂堂之東,我們兩人會面了。只恨我身上並無彩鳳一般的雙翼,能隨時飛到你身邊。

接著,第二聯表現詩人對愛情的體驗與理解。身如彩鳳比翼雙飛,象徵美滿愛情生活。「心有靈犀一點通」,遂展現了心靈感應和情意契合的美好。因此,詩人說道,雖然天各一方,但慶幸的是,你我的心每時每刻都是相通的。

詩的第三聯則寫到藏鉤、射覆這兩種古代猜謎遊戲。此聯以「春酒暖」與「蠟燈紅」,盡情鋪敘了一場熱烈歡快、酒暖燈紅的宴會場面。因此詩人說道,猶記得,我們最初相識於一場宴席上,其間我們喝著溫熱的美酒,進行藏鉤遊戲,我隔座把玉鉤傳遞給你藏著。後來又幾人分組,在酡紅燈影裡猜謎玩樂。好一派熱鬧的景象。

然而,正當詩人沉浸於美好時光之際,遠處傳來了陣陣更鼓聲。天快亮了,詩人該上朝了。「應官」之「應」頗有應付、無可奈何之意;「轉蓬」指的是形同隨風飄舞的蓬草般飄零不定的人生境況。因此,詩人說道,可嘆的是,早晨更鼓響起,我得進宮應卯了。唉,似乎有些遲了,只好快馬加鞭的往秘書部奔去,我的人生啊就像風吹著斷根的飛蓬一般飄零不定。

由此可見,此詩既有詩人對昨夜美好生活的回憶,也包含詩人對愛情的理想與理解,更有詩人對自己人生境況的書寫。因此,說它是「情詩」,廣義言之,此情是人生普遍的情感,人人皆可能遇之感之。若說李商隱〈無題〉之三正是一首好解好讀的情詩,誰曰不宜。

「昨夜星辰昨夜風」的美好記憶裡,便直透幸福美好的況味,令人低迴。

人間福報2009/7/20作者:羅秀美